在演唱晚会结束之后,周于峰也便准备去睡了,起身回到里屋,但还是给乾进来打去了电话。

“老乾,吉祥在明天会大概率地开始甩卖收录机,京都电视台的大力推广,已经说明了风向标,老狗看得清楚,不然那王鸿明也不会连晚会都不参加了。”

周于峰语气疲惫地嘱咐道,靠在箱柜上,已经是闭上了眼睛,好似睡着一样。

“行了,这事我来安排,于峰你不用操心了,怎么恶心人,我比你擅长,而且林强的事,我们都没忘,心里知道要怎么做。”

提到林强,乾进来的语气变得沉重,同时神情也变得严肃下来。

“好,那就这样,我先去睡了。”

周于峰又说了一声后,便挂断了电话。

本来还是打算给鲁良吉和杜永员分别去通电话的,不管选择如何,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,但实在是太累了,也担心说错话,就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起来。

而在乾进来那边,老汉套了件军大衣后,匆匆走出了屋子,往着夏为外贸的宿舍楼走去,同时还嘀咕了一句:“还是这衣服保暖。”

局里!

记住网址

“你们是林元肯的家人?”

一位同志惊讶道,没想到林元肯的家里人会主动来局里。

“俺是他爹,这是他妈,还有他的一个姐,一个妹,我们是林元肯的亲人。”

老汉指着自家的人,焦急地解释道,就在这时,老妇上前一把拽住局里同志的胳膊,哭着喊了起来:

“我们元肯是个本本分分的孩子,是不会做丧尽天良的坏事的,他是被陷害的,肯定都是沈佑明那孙子逼着他干的”

“你们先冷静,跟着我进来吧。”

年轻的同志说了一声后,便带着林元肯的这一家四口人,往着苏局的办公室走去。

当苏承平见到这一家四口人时,也是颇感意外的,但看着嚎啕大哭的老妇人,爱子心切的心情,也很好理解了,为人父母的那颗心啊。

“您是领导,我跟您交代,就在元肯那孩子出事之前,他突然给了我一大袋子钱,都是都是外汇券啊,足足有十万块!”

老汉一边激动地说道,从包裹中拿出一个袋子,手忙脚乱地撕开袋子后,从里面拿出了一沓、一沓的外汇券,正好十捆。

“我一分都没敢花,这么多钱,我拿着提心吊胆,觉都睡不安稳啊!”

老汉摆着手,身子也变得摇摇欲坠。

苏承平看着桌上的那些钱,表情一下就严肃下来。

伸手随便拿起一沓外汇卷,翻着仔细一看,号竟然都是连起来的,像这种外汇卷,一般身份是拿不到的,管理非常严格。

但作为外资商的身份,沈佑明是很好拿的,并且银行里都会有登记。

“林元肯的事,我们肯定会调查清楚的,但你们得让他说实话,把事情交代清楚,所以一会还需要你们来配合我们的工作!”

苏承平放下那一沓外汇卷,看向这四口子,沉声说了起来。

“好!那不孝子要是不配合你们工作,我就打死那个畜生,一定让他把事情交代清楚,配合好你们的工作。”

老汉激动地大吼道,紧紧地攥起了拳头。

“那好,这些钱先放在这里,我们需要调查,另外你们先去那边的屋子休息一会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