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杉苦着脸老老实实地把汤药喝完,他狼狈地吐了吐舌头,整个人都显得恹恹无神。

贺鸿晖往他嘴里塞了一枚蜜饯,甜津津的滋味让宁杉忍不住眯起了眼,嘴角更是控制不住地上扬。

心情一松快,他便觉得身体也轻松不少。

看贺鸿晖……更不顺眼了,口是心非的家伙,堂堂大将军居然连承认都不敢。

冷哼一声,宁杉傲娇地瞥了贺鸿晖一眼:

“大将军日理万机,想必没时间在我这儿多留,我也就不自作多情了,您慢走不送。”

嗯?贺鸿晖愣了一下,宁杉的情绪转变太快,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他望向宁杉,偏偏此时宁杉已经侧过头不肯理会。只是放在两侧的手紧紧地抓住床单,暴露出他的紧张不安,就好像一只正在发小脾气的猫。

贺鸿晖虽然有正确的联想,却没有正确的举动。

他径直站起身:

“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

听到清晰的关门声,宁杉不敢置信地转头望去。确认贺鸿晖已经离开,他愤愤地捶床,却因为不小心砸到床沿而倒吸一口冷气。

“都站在外面做什么?还不赶紧进来!”宁杉冷冷地说道,外面三人急忙小跑进屋。

贺鸿晖来一趟的效果显而易见,这一次,谁都不敢轻视宁杉了。作为将军府的奴仆,他们再傻也不会去得罪风头正盛的男宠。

“宁公子,奴婢特意让厨房将粥煮得软烂,怕您没胃口还特意带了两份爽口开胃的小菜,您要不要尝尝?”明月急忙开口表忠心。

宁杉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,仿佛看穿了她的小心思却又蔫坏不点破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