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相士仔细端详了一番冯芊语的字,有些迟疑地问道:

“姑娘,你想写的可是‘緣’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将正确的字样写了下来。

冯芊语的脸瞬间烧了起来,要知道她可是刚竖了才女人设,这要是被传出去她写个字都缺胳膊少腿,岂不是贻笑大方?

意识到这个相士可能不会如她所愿,冯芊语银牙紧咬:

“大概是我写得太快了,您就用这个字帮我测吧。”

与此同时,系统再次弹出推荐,不仅如此,它还给出从未有过的八八折优惠。

冯芊语毫不犹豫选择了购买。

下一瞬间,正在思考该如何解释这个“緣”字的相士便闻到了一股幽幽的甜香,原本清澈的双眸变得浑浊不堪:

“緣可左右拆分成两部分,一为糹,意为细丝。女儿家常在乞巧节对月穿针,祈求织女保佑自己心灵手巧,聪慧且善女红。二为彖,为卦象之一,彖者,才也,才即才德,姑娘您身份高贵、蕙质兰心,正所谓一家有女百家求,娶您这样的佳女,夫家当家事和顺……”

还没等相士说完,冯芊语身后的婢女便急匆匆地打断了他:

“放肆!我家小姐岂容你随意编排?”

说着她便强硬地要拉走冯芊语,常年干粗活的婢女力气远不是身娇体弱的大小姐能够抗衡的,就算冯芊语百般不情愿,还是被强行拉走了。

但是她的香还在使用时间内,她还用它做了什么,就不是已经不受影响的宁杉能够知道的了。

目光恢复清明,宁杉的后背却出了满满白汗,他是第一次接触所谓的“系统道具”,却已经可以深刻体会到它的威力。

如果不是天道让他保持了一丝清醒的话,恐怕他在闻到那香的一瞬间就成了被人控制的傀儡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