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床上只剩下自己一人。

他被人稳妥地安置在被窝里,肩膀两侧都被塞得严严实实,绝不会让一丝热气偷偷逃跑。

但是本该和他大被同眠的另一个人却逃跑了。

宁杉裹着被子坐起身来,看到一旁的枕头上清晰可见的其他人枕过的痕迹,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。

原来不是梦啊,虽然和预想有些偏差,但是他们真的拉近了一丝距离。

正当他想着时,听到屋里动静的清风明月忙推门而入,他们一个拿着一套干净的衣裳,一个拿着梳洗工具,显然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。

明明宁杉丝毫不露,但他们就好像怕冒犯了他似的,始终低垂着头小步快走,安静得让气氛有几分诡异。

“是……贺管家让你们守着的?”宁杉开口打破寂静。

清风摇了摇头:

“是将军吩咐的。”

明明晚上还敢搂着人睡的贺将军,一觉醒来却怂得早早跑了出去。偏偏又放心不下,把清风明月叫过来好一番叮嘱,自己则躲在能看到窗户的树干上偷偷向里瞧。

暗卫崩溃:将军,您占我位置了!

贺鸿晖斜眼:住嘴,被发现了你自己去领罚!

暗卫默默趴在另一根树枝上,大气不敢出,只好看着自家主子冷着一张脸向屋里探。

此时,宁杉已经换好了衣服,正用热烫的白毛巾敷脸。面颊被热气蒸得微微发红,让贺鸿晖想到烛光下他鲜红欲滴的耳垂。

但宁杉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换好衣服后直接离开,而是一边闭眼享受明月挽发,一边询问清风:

“贺将军找你们的时候都说了什么?”

“他累了在睡,都别吵,醒后好生伺候。”清风木着一张脸复述了一遍。

将军的话偏向性太重,以至于他和明月不敢有任何违背宁杉意愿的举动。

宁杉看他们拘谨的样子反而觉得好笑,如果说他当真承了恩泽,身上有痕迹,这两人不敢看他还说得过去,但是他现在有什么不同吗?

大概是睡醒之后更加神清气爽了吧。

结果下一瞬间,明月的手就顿住了。她托住宁杉黑亮的长发,目光落在脖颈之上。

在那本该一片洁白的脖颈上,有一处极为醒目的粉红。像是有人轻轻在上面咬过一口,也可能是被谁反复揉搓留下的红痕。

但绝不可能是在夜露深重的秋日苟延残喘的蚊虫可以留下的印记。

“公子,您要不要换件衣裳?”明月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现在宁杉穿着的是一件淡蓝色对襟长衫,少了披肩黑发的遮掩,那点红痕一览无遗,留给人无尽遐想空间。

但明月觉得,宁杉不会喜欢这种风头。

宁杉侧头看了明月一眼,从她游移不定的目光中读出了忐忑,藏于袖中的右手稍一掐算,便明白了现下情况。

欣赏她的知趣,宁杉淡定地点了点头:

“先将我的头发散着吧,劳烦你帮忙梳理一下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