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噗!”宁杉刚喝了一口汤,没忍住全部贡献给了地面。

他错愕地抬起头,用绣着桃花的手绢狼狈地擦了擦嘴角,颇有些不敢置信:

“你再说一遍让我听听?”

清风老老实实地把自己路过演武场时看到的场景复述了一遍,眼中同样是难以想象。

能够做这般决定的人非贺鸿晖莫属,可是他怎么会……

个中缘由,清风明月都猜不透。毕竟贺鸿晖自己都瞒得死死,其他人想要猜中他的心思难于上青天。

宁杉试着掐算了一番,却诧异地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清贺鸿晖的命数了。

人还是这个人,命还是这条命,却仿佛蒙上山间晨雾般朦朦胧胧。

但好歹卦象显示并没有问题,宁杉就放心了。

“以后还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儿也记得同我说。”他笑眯眯地说道,一双桃花眼弯成了月牙。

两人同时应是,虽然宁杉之前说了等贺贾带了人给他挑,他们俩便会被退回原处,但是只要宁杉还没开口,一切就还有变动的余地。

毕竟像他这样风头正盛的男宠,只有两个人侍候已经算少,若只有一个估计会被人怀疑是被将军府苛待了。

宁杉轻呷一口温热的茶水,满意地看到两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斗志。虽然他们两个并非他选择,但如今看来也不是一无是处。

若能继续乖巧听话,留着倒也不是不行。

正想着这件事,不知是哪阵风把贺管家给吹上门了。

“宁公子,您先前吩咐的事儿如今已经有消息了,您什么时候有空挑个人?”贺贾微弯着腰问道。

宁杉微顿,他放下手中的茶盏抬眼望去:

“哦?这次有几个人?大概都什么年岁?身份干净吗?”

“共十人供公子挑选,都是十二三岁的年纪,性子机灵好调教,三个是家生子知根知底,七个牙行荐的里四个是京郊的农户子,三个是逃难来的,活不下去只好卖了。”贺贾逐一回答有条不紊,显然做足了准备工作。

宁杉一听顿时来了兴趣,他瞥了一眼窗外,日头斜挂,午后的阳光穿不透繁茂的树叶,让秋日的凉爽能够沁润每一寸土地。

也让人愿意离开房间到户外走一走。

见他同意,贺贾立刻将剩下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,只需要宁杉亲自走一趟便可。

斜靠在太师椅上,宁杉一手支着头,慵懒地看着站在他对面十个青葱水嫩的小少年。虽然都努力摆出一副很成熟的样子,但是他们的想法都逃不过宁杉的眼睛。

“第一排最右侧,第二排左二这两个可以走了,眼神不敬。”宁杉瞥了一眼之后说道。

被点到的人身子猛地一抖,这两人一个是家生子,一个则是农户子,光看外在明显是十人中的佼佼者,却被宁杉第一个点了出来。

农户子沉默着退了出去,家生子却攥紧了拳头,他慢慢地往后退了两步,像是不忿至极,猛地开口道:

“宁公子,敢问我是哪里眼神不敬了?您若是对我有意见,大可以直接提,不必如此转弯抹角!”

这话一出,剩下八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,就是贺贾清风明月三人,都皱起了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