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杉回过身,目光不曾在他们身上停留分毫,只是语气淡淡地说道:

“我不管你们的鬼心思,别拿我当过墙梯。过两日我便招个小厮来,你二人哪来的回哪去。但这两日,皮都给我绷紧了。”

清风明月趴在地上不敢乱动,心里懊悔却无济于事。

宁杉不管他们,径直步入浴房。屏风后面放着一个半人高的大浴桶,水面氤氲着白纱一般的水雾,轻轻一嗅,能够闻到淡淡的香气,不似花香,清淡却又悠远。

宁杉凑近一看,果不其然,水面上漂浮着一些香茅叶,点缀在水面之上多了一丝情调。

小时候一直跟着师父风餐露宿,时不时就是湖水沐浴的宁杉表示自己这一次是长见识了。

但是一想到这有可能是为了让他彻底清除身上的异味,干干净净去侍候人,他的笑容便消失了。

男人,麻烦你也自觉点洗香香。

不过好好一桶水宁杉也不会浪费,利落地除去衣衫后他钻入浴桶,舒适地发出一声喟叹。热烫的水仿佛能够钻进他皮肤的每一处,将骨头里的疲惫与阴冷一道驱散,淡淡的香气有宁心静气之效,让他原本焦躁的情绪也跟着平缓了下来。

而在他沐浴更衣之际,将军府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手摇折扇的男子一进门便直接坐在了主位,他看着贺鸿晖不善的脸色轻笑一声:

“肃羽这是不欢迎我?”

“陛下应当明白自己的身份。”贺鸿晖冷硬地回答道,“您已经不是皇子。”

皇甫靖笑了,他笑得前仰后合,差点儿站不稳身子。

“就因为朕成了皇帝?就只能被困在皇宫里待着了?四四方方的宫殿里住着个人,不就是囚吗?!”

他的话任何一个大臣听到了都会好生劝诫一番,要他明白自己是千金之躯不容闪失,但贺鸿晖不会。

他沉默着皱了皱眉,甚至稍稍往后退了一步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