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到这个世界以后,慕白就在查欺负过原主的家伙了。

毕竟,想要幸福舒坦过日子,就要铲除一系列拦路石。

……发现了怪异之处。

在原主的记忆里,那些因为说闲话被原主一个酒瓶砸爆了头的家伙都是豪门之子,有普通人难以匹及的财力和成就,都在上升期,却在某一年之后再没有在商界激起波澜。

他极力思考,搜百度词条,没发现哪个人的名字标明(xx-4021),松了口气。

人还活着,还喘气,只是没动静。

慕白心想不会是招惹了什么黑道被封口了,还是系统偷偷减轻世界难度,不告诉我呢。

被牢牢固定在顾承旭怀抱里的时候,他一个激灵就想起来了:对哦,他还有一个傲娇老公。

“难受?”

他摇了两下头,眯眼往顾承旭显得有些深沉的眼里望。

原来是这样。能干的傲娇慕白他老公,从重逢前就已经帮他摆平了一切。

……

第二天,慕白被打包来了公司。

是请长假后第一次来,裹得很严实,露出的小脸苍白,又透着点被照顾得很好的娇气。

腹部被厚实的棉衣遮着,看不太清楚情况。办公室几个八卦的偷看了好几下都没看出什么,只能悻悻作罢。

慕白径直跟顾总进了办公室。

没过几分钟,又一拨人过来了,低着头,腿发颤,恨不得把自己投在地上去。

他辨认了许久才认出来那几张脸。

丑,挫,落败。毫无几年前认识时的傲气,脸上明晃晃几个大字:天凉王破!

“顾……夫人,我们不敢了。”为首的那个双手合十,“真的,真的不敢了。那天不该在酒吧里羞辱你,不该事后封杀你,自从……前年开始,这些就撤了。我们……没多大的本事,就仰仗顾总苟延残喘了。”

慕白轻轻扬起眉。

前年。那时候他和顾承旭还没重逢呢。

但那时,是GC公司最广为众人所知的那一年。意气风发的年轻总裁:顾承旭,和他扶摇直上,以几何数级膨胀扩大的公司。

顾承旭只冷眼看着,叫慕白自行处置。

慕白看了半天差点在地上爬的家伙,突然一笑:总是在噩梦里折磨他的,原来是这样一群怂比。

欺软怕硬。当时欺负他软,估计也是吃了慕氏很多亏。

几个欺负过慕白的在地上一咬牙,移过去想抱慕白的大腿,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躲过去了。

“有话好好说,动什么手呀。”慕白眨了一下眼,“你们走吧。”

他们瞪圆了眼睛,狂喜:“真的?”

慕白和顾承旭对视了一眼,知道顾总也没心思要整他们,便点头:“走吧,别让我再看见你们。”

一群人走前不忘感恩得拜一拜顾夫人,拜一拜顾总,偻着腰跑了。

顾承旭没想到这事会这么快过去。

毕竟,昨晚慕白很久才终于睡着,睡得还不踏实。

他想到,之前折磨慕白的大概也是这些事。

原本的天之骄子,被捧在手心里的也怕摔着的小王子,竟因这群人那么落魄。知道这件事时他便说不出的气闷。

理智上讲,撤了对慕白的行业禁令已经是很讲情面,但听到慕白这些年的辗转,他还是没忍住出手重了些。

原以为是摆平了,原来这群人还在慕白的世界里迟迟不肯退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