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燃推门而入,扫视一圈,发现小宅室内风格清雅朴素、别具一格,和花团锦簇的外院大相庭径。

他满意地点点头,席步走到桌前。

雕花窗棱斜斜掩着,仍是困不住窗外的春意盎然。

一枝红桃含着露水,巧笑嫣然地探出头,花枝轻展,释放无端美丽。

冬燃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粉嫩的花瓣,然后无情地掐下一朵,在指尖轻捻,直至苍白的指尖也染上粉色。

桌上摆着四样东西。

第一样是一枚上等纳戒,收容空间极大,活物死物皆可纳入。冬燃把它轻轻套在手指上,黑白分明,触目惊心。

第二样则是一本古朴的功法,纸张泛黄,涌动着蓬勃灵力。冬燃把它收入纳戒。

第三样是一张传讯玉牒,还未认主。冬燃咬破手指,挤了一滴血珠进去。玉牒散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辉,被少女系在腰间。

第四样则是一套合欢宗校服,质地柔软,却坚韧不破。

和苍鸿羽的红衣明显是同一款式,不过冬燃这套缩水了许多,还附带一个银色束发。

他刚想换上新衣服,腰间的玉牒就散发出阵阵亮光——

说曹操曹操到,下一秒,苍鸿羽如碎玉击石般的声音响起,疏离又高冷,浑然不见之前那个被鹦鹉折腾的影子。

“东然师妹,师尊传唤你。

我已在院外等候,请随我来。”

对方顿了顿,又道:“那件衣服......最好不要穿。”

哦?

为什么不要穿?

冬燃乖巧地嗯了一声,掐断通讯,把目光投在艳丽精致的红衣上。

普普通通的一件衣服,毫无玄机,除了有些小法阵加成外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
既然不是衣服的问题,那就是穿衣服的人有问题。

人什么时候不适合穿新衣服?

那当然是洗澡之前。

冬燃虽然神识已达元婴巅峰,但是却被困在一具肉体凡胎里。

大道五十,天衍四十九,人遁其一。

踏入修仙大道的第一步,就是洗髓辟谷、抛却前尘。

既然已经拜入合欢宗主门下,那么他必然不会像普通弟子一样修炼升级。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从踏入合欢宗这一刻开始,他就不再只是一个废物草包。

他承担着宗主亲传的身份,也要尽快提高实力,履行责任。

冬燃嘴角微挑,阔步迈出院门。

*

院门外。

银发美人站在桃树下发呆。

他瘫着脸,冰蓝色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