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了结界,苍鸿羽撕了一张符纸,两人立刻被传送到冬燃的宅院。

强横的师兄忽然说倒就倒,歪在地上不省人事。

系统解释:【他没死,身体自我保护罢了。】

冬燃忽然就感觉心脏有点不舒服。

好像被谁打了一记闷拳。

一种莫名的冲动在心里生根发芽,妄想冲破鲜活的血肉。

但他最终只是茫然地凝视苍鸿羽的睡颜,薄唇紧抿,不置一词。

前世从未有人这样对他。

一直以来,他都是担任着保护者的角色。

他是剑宗的大师兄,是司凤仪的首徒,是修真界的卫道人。

在外人面前,他是天之骄子、惊才绝艳;在同门眼里,他是无坚不摧、无所不能的师兄。

没有人觉得他需要被保护。

可是再坚硬的磐石也会被日复一日的水滴击穿,再浩渺的沧海也会在岁月的变迁中化为平川。

他保护小师弟却反遭暗算,曾经高高在上的仙人跌入谷底。

那时候。

他们是怎么想的呢?

……

……

冬燃坐在地上恢复了些力气,慢慢把战损美人拖进卧房。

踏进门的那一刻,他终于一头栽倒。

灵力枯竭了,他一根指头都动不了。

苍鸿羽眉眼紧闭,高大的身躯压在他大腿上,脸好巧不巧砸在冬燃的手心。

首席银发散了一地,恍如神话中的睡仙子。

他的睫羽又翘又长,在掌心的软肉上缓缓磨蹭。

感觉很奇怪。

但是冬燃动不了,他像只晒干的死鱼,神识扑腾半晌也没有什么用。

他只好屈服于现实。

救命!

这个姿势太尴尬了!

系统幽幽地提醒他:

【先管管你自己吧,纳戒里的功法,再不修是要放到过年吗?】

冬燃:……

冬燃觉得此话有理。

冬燃悲苦地瘪嘴。

他只好用神识翻看那本高雅古朴、玄妙深奥的秘籍。

不看不要紧,

这一看可不得了!

谁来告诉他这满眼的【哔——】是什么?!

这书外面那么正经,怎么里面都是些…让人面红耳赤的东西!!

他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何合欢宗大部分人都身兼多职。

冬燃的神识小人“啪”地一下合上书,面颊浮上一层薄红,似乎为此感到十分羞耻。

过了一会,小人长叹一口气,分出一只手,悄悄地打开书。

认认真真看了一会,小人又“啪”地一下关上书!

无耻!

下流!

哪个正经人看这种东西?

半晌,小人挫败地翻开书,快快乐乐地欣赏起来。

“嗯......这个【哔——】不错。”

“这个是人能做到的吗?!”

“不是吧还可以这样......”

修了一辈子无情道的老剑修不由啧啧称奇,仿佛打开新世界的大门。

*

迅速浏览完秘籍,冬燃发现抛去这些【哔——】的东西,这本功法其实非常适合身怀魅骨的修者。

虽然编者一直强调双修的重要性,但实际上个体修炼也会得到不少收获,只不过双修更加容易提升实力罢了。

系统安慰他:

【魅惑值其实是跟你的实力挂钩的,二者相互促进,融会贯通。你的神识已经是元婴巅峰,恢复实力花不了多长时间,不用担心节操问题。】

它说着说着,话锋一转,怂恿道:

【当然,我更支持你拥有性福的爱情。】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