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这样的楚月月,冬燃忍俊不禁,邀请她进来坐坐。

“师姐费心了,不如进寒舍小坐一下。”

楚月月见小师妹神色温和,不由得十分高兴,小手一扯就将包袱抖开。

冬燃一脸问号。

楚月月兴奋地向对方展示心爱的藏品,明亮的葡萄眼似乎燃起了小火苗。

“嘿嘿~坐就算了。

师姐我呀,要带你看一个更好玩的东西!”

话毕,花布包袱迫不及待地吐出一堆纸质书籍。

“这个啊~可是我的珍藏呢!”

她不舍地抚摸书皮,眼神温柔,仿佛要滴出水来。

“既然师妹已经筑基了,那就当礼物送给你吧!”

冬燃:?

不是,谁来告诉他这什么情况?

他抿唇拧眉,半跪下身,红衣勾勒出圆润的曲线。

扫视着一摊近乎崭新的话本,冬燃觉得——

有很大问题!

“这个......《魔尊独宠俏佳人》是讲的什么?”

楚月月眼神如狼,浮现出精光。

她笑嘻嘻地拍手:

“嗨呀!

这本啊~这本可是最新款的!!市面上已经绝版了!”

她突然压低声音,眼瞳睁得很大,

“人间扳手渡重影你知道不?他的颜够绝吧~

虽然他的绯闻堆上天,但是啊......其实魔尊才是他的真爱!”

“可惜,他们两人一个是正道修士,一个是魔道魁首。

这份违背世俗的感情只能含泪隐藏于心,永远无法得到别人的祝福!

他是那么爱他,但是却永远不能在一起,只能在寂静的月夜隔却山水遥遥相望。

他——相思成疾,他——为爱痴狂!

他们每一次欢爱都用尽毕生的力量,仿佛即将奔赴刑场的亡命鸳鸯!”

情到深处,楚月月胡乱抹脸,嘴巴还不忘疯狂哔哔。

“呜呜呜,太虐了!太虐了!

但是这本真的很好看!

强推啊!!”

冬燃:...

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
“那这本呢?”

他一言难尽地指着一本书,封面上两人正亲得难舍难分,嘴角甚至拉出可疑的银丝。

“这个《霸道......师尊爱上我》?”

楚月月一秒切换状态,神秘道:“这本啊,可是很香的!”

“知道大名鼎鼎的剑君司凤仪吗?他啊~其实是个衣冠禽兽!!”

“他偷偷暗恋自己的小徒弟,却一直不敢说出口。

直到有一天,小徒弟差点离开他,这个无情冷酷的男人,他终于忍不住了!

他逃!他追!他们都插翅难飞!

他为他无情道破,甚至把他绑在身边,夜夜承欢!

他哭成泪人,连声哀嚎,可他,却是一个无情的打桩机,永远把他困在名为爱的囚笼!”

冬燃:......

神他妈爱的囚笼。

如果他在后山没遇到渡重影,这话也许更有说服力。

他伸手,冷静地指出问题。

“按照上一本逻辑,渡重影不是跟魔尊相爱吗?”

谁知楚月月眼中波光潋滟,对他疯狂挤眉弄眼,

“嗨呀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